好想借app下载最新版

  “你们就不要再胡闹了,其实谁真谁假,你们心里面应该都清楚的吧?”

   朔月说完这句话,她就后悔了。因为所有人都睁大眼眸瞅着她,满脸大写着无辜,顿了一阵子之后才齐声说道:“不知道啊!”

   囧!

   朔月受到了来自于家人的一万点伤害!

   “你们都长得一个样,”谢九云撇嘴说道,“最重要的是记忆一样、所有行为方式完全都是一样的,所以才很难分辨呀。我们不管问你们什么,都没办法继续下去,两个都是朔月,要我们打倒一个,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件异常残忍的事情。”

   “朔月”着急跺脚:“那这个世界上总不能有两个朔月吧?”

   其他人面面相觑,每个人的神色都有着微妙的表情。良久,白三叶才叹气说道:“现在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得出结论,要我们马上就得出谁真谁假的结论……”他摇摇头,“怕是要经过几日的观察才能得出结论,你们心急也是没用的。”

   “那怎么办?”两个朔月都着急。

   白三叶说:“我已经说得很清楚啦!”

   朔月最心急,她期待已久的会面,本以为应该马上就能打倒冒牌货,但是没想到白三叶他们竟然是不了了之的结果?她一急,眼角余光瞥见阿城还在忙碌的身影,灵光一闪,连忙喊道:“阿城哥!是你把我找回来的,你可以为我作证啊!”

   阿城百忙中抽出空来回她的话:“啊?你说什么?你说你要来帮我?”

   这个时候竟然在装傻?

   沙发上穿深v碎花裙的妹纸

   朔月郁闷死了。

   再回头,其他人已经回去了,大势已成定局,她也没办法改变这些人的决定了,无奈地跺跺脚,问道:“那我今晚上睡哪儿呀?”

   所有人回头,一脸的表情好像都觉得她问了一个特别傻的问题:“当然是你房间啊!”

   她的房间?

   朔月立马转头看向“朔月”,发现“她”也在撅着嘴瞪着自己,明显都是想到了一块儿去了。现在房间里不是已经被“朔月”占去了吗?要是朔月回房间里面睡,不就是得和“朔月”睡一张床吗?

   “我不要和她睡!”两个人又是异口同声。

   “随你,反正我们房间多。”白三叶说道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 没想到会碰上这一个结局,朔月心里有气却说不出来,瞪了“朔月”一眼。“朔月”心里也更是生气,哼了一声之后,便气呼呼地回去了。朔月看“她”嚣张的背影,气得跺跺脚,看着店铺里面没什么人了,这一天晚上就这样过去了,自己依然没有能为自己证明,竟然还要和冒牌货继续下去。

   她生气地走到阿城面前,跺跺脚:“阿城哥!你为什么不帮我说话?你不是已经知道我是真的了吗?为什么还姑息那个冒牌货在店里面?难道你想要我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吗?”

   阿城咧嘴一笑,摆弄着怀里的“客人”向朔月打招呼,问道:“你要帮我忙吗?”

   “不、帮!”朔月气得用尽全身的力气冲阿城大吼,然后就气呼呼地回房了。

  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推推门,房间在里面反锁了,灯光从门缝下面透出来,说明里面是有人的。她用力地拍拍门,喊道:“喂,开门!这里也是我的房间,我有权利进去睡觉!”

   结果……

   门缝下面的灯光消失了,里面熄灯的。

   “气死我了!”朔月狠狠地踢了门口一脚。

   她心里再次充满委屈,没想到店铺里的人翻脸会这么的无情,还以为自己能顺利地把这个冒牌货赶出店铺呢,没想到大家却是无所谓的样子,这个态度比之前漠视她还要伤她的心。之前看不见她,只能说是她倒霉,中了吸魂镜的招,但是现在却是大家都知道来龙去脉了,却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!

   难怪那个“朔月”会那么容易得手了,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在乎她!

   除了她师父。

   想起辰旭,朔月心里面的委屈稍微地少了一丢丢,如果有一天她在所有人的面前消失,那么辰旭应该会找到她的吧?

   也只有辰旭会在乎她了。

   她擦擦眼睛,把眼角的湿润擦掉,心情就好一点了。

   人是要往前看的,她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?这次的小事才不会把她击垮呢,任何事只有峰回路转越变越好的趋势,才不可能越来越糟糕!

   想通了,她决定先把自己现在的狼狈样子收拾好,一个女汉子可以不在乎别人说自己不修边幅,但是绝对不能容忍别人说自己有体臭!

   她决定先去冲澡,但是衣服在房间里面……真是纠结。

   她走去浴室,看见三叔正好上楼来,看来是来看看她们两人的情况的,她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,见了亲人就忍不住控诉:“我没换洗的衣服,‘她’不让我进房间。”

   三叔莞尔一笑,说道:“你先洗,店里面还有换穿的干净员工服,我去给你拿来。”

   “谢谢三叔。”

   她洗好,果然看见浴室外放着换穿的干净衣物。穿好后,她就下楼去了,楼上的房间都没有一扇门是给她开着的,她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睡觉才好。下楼后,看见三叔抱着被子在楼下等她。

   “我去哪儿睡?”她问。

   三叔把被子塞到她手里:“院子里还有很多房间,你挑一间你喜欢的,好想借app下载最新版就去睡吧。”

   “哦。”

   三叔微微一笑,转身回铺子里看店去了。

   但……

   十分钟后,朔月带着眼泪鼻涕冲回了店铺里面,大吼一声:“院子里的全是停尸房,怎么可能睡得下啊!”

   而且,停的还不是一般的尸体!

   清一色僵尸!

   在这里住了4个月了,她第一次知道自家的店里“库存”这么丰厚!

   阿城在棺材群中抬起身来,盯着纯良无害的脸问:“咦,你是回来帮我忙的吗?”

   朔月气得摔掉自己紧紧抱着的被子。

   吼,她认了!

   11月12日,凌晨,44号的棺材铺依然是灯火通明,在店铺里不时地传出叮叮当当的敲钉子声……

   但这个故事,还没有完。